爱都头条

失去,让他们成为最有资格获得的人

更新时间:2015-05-17 23:11:40    来源:世相    手机版

失去,让他们成为最有资格获得的人

世相 2015-05-17

这是世相(thefair)的 452 篇文章

在我学习过的所有范文中,我印象最深的标题是“一个视力过人的男孩”,1984年《巴尔的摩太阳报》的报道。但这篇报道的主角,卡尔文,是一个先天失明的男孩。

“他看不见自己周围春天萌芽的迹象——从储备室中拿出的门廊家具,以及铁烤架设备,从四月的雨水中小草长出的绿,在篱笆上连翘盛开出的黄。”但他凭借牧羊人的大喊大叫、五个花园以外的紫红锆石的芳香和一个大的斜裂缝时确定这些东西存在。当学校让孩子们画出妈妈的样子时,他回到家里用手摸着妈妈的脸。

作者深深知道怎样表达人生中最大的悲哀,那就是我们与自己最渴望的生活之间隔着永远无法迈过去的沟壑。卡尔文真的“视力过人”。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它喜欢蓝色和橘黄色,他每天思考的问题包括天空看起来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他会为一道闪电穿越天空的明暗变化而震惊,感受到其中的诗意。他渴望看到那个世界,他甚至比我们大多数人值得看到这个世界——但是他从来看不到。

还有另一个故事,也来自我一度能够背诵大部分段落的范文。《伊娃的礼物》,一个叫做伊娃的老女人,她喜欢紫色的窗帘,喜欢明亮阳光下的大黄狗。但自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看不见这世界上的任何东西。

那些被夺去了某种生活可能性的人总是向我们展示那些被忽视的世界。事实上,失去视力让他们变成了最值得拥有视力的人。而他们中的某些人重获视力那一刻实在是太动人了。

16岁的张林辉,一个非常阳光的汉族男孩,在一次爆炸中受伤,双眼几乎完全失明。即将满10岁的买迪娜,是一个来自南疆的小女孩,出生后因为细菌性感染引起了角膜白斑,最后成为全盲。经过手术,她有一只眼睛可看见40公分之内的影像。很模糊,但对她来说,这意味着一个全新的世界。

等待视力筛查的孩子们。

5月12日正好是护士节,张林辉和买迪娜被专程从盲校接到了病房。面对记者,他们保持着微笑。

这并不是一件可笑的事或虚伪的新闻策划。项目的承办方是乌鲁木齐的一家公立医院,院长克拉克是一名穿着显眼高跟鞋的维族女人,她说的问题是严肃而重大的。其中一个故事是,“在库车一个名叫白石克拉姆(音译)的村庄,有的小孩甚至认为眼睛生来就是一只能看到,另一只是看不到的。”

克拉克在为孩子检查视力。

克拉拉说,因为干燥和风沙原因,孩子们多患有结膜炎和沙眼等眼科疾病,但是这并没有引起家长们的足够重视。 “这些孩子们甚至从来没有用过眼药水。”

新疆以色彩绚丽而著称。这让失明这件事本身充满着戏剧化的痛苦和绝望。但不幸并非只在新疆发生。

中国3亿儿童中,约有1200万患有弱视。这些孩子无法正常生活、学习,甚至看不清妈妈的笑脸。他们中有很多“视力过人”的孩子,身处黑暗、模糊的世界,对色彩和正常世界充满渴望。

青少年视力关爱新疆行。

世相

倡导有物质基础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顾见识与审美

也许长,但必定值得耐心阅读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的自媒体组织“文艺连萌”发起者

微信:thefair 微博:@世相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世相其它文章

世相
世相

最新文章

推荐作者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