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都头条

也是“醉了”!广州一男子醉驾撞人被抓,半年后开庭受审又是醉醺醺的,结果……

更新时间:2019-05-15 08:29:26    来源:信息时报    手机版

也是“醉了”!广州一男子醉驾撞人被抓,半年后开庭受审又是醉醺醺的,结果……

信息时报 2019-05-15 08:29

昨日(5月14)下午,一名取保候审的被告人陈某来到海珠区法院开庭,却被发现一身酒气。法官一查才知,陈某正是因醉驾来受审的!可醉驾已是半年前的事了,为何“醉意”还在?难道开庭也要喝酒壮胆?该案经过审理,得知要“坐牢”的陈某在法庭上哭了起来。法官也感叹,喝酒来受审,这还是头一回。

第一幕

半年前醉驾,受审时还有“醉意”

“你是什么文化?”

“我小学。”

“小学还是初中?”

“我是初中。”

昨日下午,在海珠区法院的法庭内,刚一开庭就上演了这样一段有些让人“迷糊”的对话。提问的是法官,答话的是被控危险驾驶罪的陈某。因为此前被取保候审,陈某在朋友的陪同下着便装来到法院受审。据了解,陈某生于1981年,初中文化,浙江人。其自称在广州从事机械销售工作,是个“打工的”。

检察机关指控,陈某于2018年12月5日1时许,酒后驾驶小型轿车途径广州市海珠区江南大道南盈熙商贸中心停车场时发生交通事故,被执勤民警查获。经检验,陈某静脉血液中检出乙醇(酒精)成分,含量为113.1mg/100mL。

“刚才你说喝了酒?”法官问道。

陈某回答说:“昨天晚上我喝酒了,衣服没换,有酒味。”

“不知道今天开庭吗,今天开庭审理你的危险驾驶案,你还喝酒?”法官又问。

陈某赶紧答道:“知道,我错了。”但他再三称是“昨晚喝的”。

据了解,在开庭之前,法院门岗即发现陈某一身酒气,并向法官报告,陈某承认喝了酒。

第二幕

艰难的酒精测试

一个因为醉驾来受审的被告人,却一身酒气的来法院受审,他的状态会不会影响庭审?甚至酒后大闹法庭?也或许是喝了酒还开着车来的?为了调查清楚情况,法官决定休庭,一探究竟。

随后,书记员拿来酒精测试设备让陈某吹气。他起初总是短促的吹一下便立即停止,书记员告知要连续吹气,陈某像是没有“理解”,继续一吹一停,并开始大喘气,还发出了声音。几分钟过去了,仪表没有显示。之后,在专业人士的辅助下,继续对其进行测试。又过了几分钟,终于出了结果——30mg/100mL,书记员现场向其出示了检测结果单据。

“昨天晚上11点钟之前,在海珠区兴业路一家海鲜酒楼吃饭,跟我国外的两个朋友喝酒,我喝了三罐啤酒。”陈某赶紧辩解道。

法官又问:“你今天怎么过来的?”

陈某称是和朋友打滴滴过来的。

“你满身酒气来开庭,怎么想的?”法官发问。

陈某又答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今天确实没喝。”

自述

当时叫了代驾,结果又自己开车撞了

该案开庭前,陈某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检察机关量刑建议是拘役三个月以下。文书显示陈某此前得到了值班律师的法律援助。开庭时,他并未委托律师,选择自行辩护。

起诉书记载,陈某危险驾驶发生了交通事故。

“撞了电瓶车。 我在停车场,叫了代驾,代驾找不到我,我把车就开出来了,开出来撞到电瓶车了,电瓶车倒了,就砸到别人了,伤到脚了。”陈某解释说。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叫了代驾?”法官问道。

陈某:“我叫了滴滴代驾,朋友叫的。”

法官:“哪个朋友?”

陈某:“是朋友的朋友。我朋友的朋友叫的,我也不认识,就是我朋友的朋友。”

法官:“你为什么不自己叫代驾,要朋友的朋友叫代驾?”

陈某:“那天我喝多了。”

法官:“喝多了你还去开车?”

陈某:“我错了。我认罪。”

法官问陈某,是否有赔偿伤者。

陈某称对方要价太高,还没有赔,等将来法院判多少就赔多少。

法官又问:“一定要法院判你才愿赔吗?”

陈某回答说“可以商量”。

对于对自身的辩护,陈某表示并无太多辩护,只是希望从轻处罚。并称妻子刚生育,孩子是早产,需要人照顾。“家里有人要照顾,你昨晚还喝酒喝到那么晚?”法官又问。陈某则辩解道,做销售的,“有客户没办法”,必须应酬。

判决

得知要“坐牢”,他当场崩溃

审理过后,法官对该案当庭宣判,以犯危险驾驶罪判处陈某拘役2个月零15天,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我不知道拘役是什么意思。”听到判决后,陈某有些懵。

法官解释说,跟拘留差不多,要关在看守所,是“实刑”。

“要进去坐牢啊?”陈某一听这样的解释,顿时哭了起来,开始抽泣。

“我的孩子早产,医院里面刚回来。我不知道现在怎么办。”陈某边哭边说。

“这是综合考虑你造成交通事故,而且伤了人,而且你今年来法院,不尊重法庭等综合情节作出的量刑。”法官又解释说,这并非终审判决,也不是要立即关进去,陈某还可以上诉。

陈某仍旧抽泣着,嘴里不停念着“这怎么办”。

训诫

对法律要有敬畏之心

“你一进门岗门就闻到你满身酒气,你把国家法律放到哪里去了?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什么都不怕。你把司法权威放在哪里?这上面是国徽啊!”庭审结果后,法官对陈某进行了训诫。

陈某则又开始自言自语道“怎么办”?

法官又说:“人做错事要承担责任的。”

“我两个孩子,还有老婆该怎么办?”陈某不停念叨。

“你现在就想起了母亲要赡养,小孩子要抚养,你喝酒的时候怎么没想起呀?”法官回应说,对其作出实刑判决,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其喝了酒跑到法院来开庭,而且开的是醉驾案,“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

法官再次向其核实,是如何来到法院开庭的。“你看,钱还没有付。”陈某则又强调是打滴滴车过来,还让法官查看其手机里的订单。陈某向法官展示了其钱包里的车钥匙,但称酒驾被查后就没再开过车,一直是同事代开。

法官释理

喝酒来开庭,体现其悔罪表现极差

“因为满身酒气,可能会影响法庭秩序和法庭安全,所以我们就去核查这个情况。同时发现这个被告人是危险驾驶的被告人,本身处罚的就是醉驾行为,所以我们觉得这种情况和以往的案件有所不同,要进行审查。”法官告诉记者,发现情况后,法院联系了交警部门,要求交警部门携带相关酒精测试仪器,配合测试。

“果然经过当庭测试,发现他确实存在喝酒后到法院开庭的行为,事实摆在前面。我们认为这是一种严重的漠视法律的行为,无视自己行为的影响和危害程度,悔恨表现极差。”法官表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如果严重影响法庭秩序的,要予以训诫、处罚。酒后到法院开庭,存在极大的风险,可能会影响法庭秩序,也不能排除其酒后发疯发狠的行为。

法官解释说,该案中除了定罪,还有个量刑情节。他说:“量刑情节考虑到被告人的悔罪态度等,他自己犯的是危险驾驶罪,他还喝酒到法院,说明他对这个案件的过错程度、认识极其淡薄。”法官坦言,如果陈某没有一身酒气来法院开庭,按照他此前危险驾驶的情节,不排除判缓刑的可能。

记者:你是从事什么职业?

陈某:机械公司里的销售经理。

记者:事发那天既然已经叫了代驾,为什么还要开车?

陈某:代驾找不到我,我从停车库里开到上面来。我准备开车出去找代驾,朋友的朋友叫的,找不到我。

记者:当时有没有意识到酒后开车不对?

陈某:是错误的,肠子都悔青了。

记者:对这个判决结果怎么看?

陈某:没办法,要进去坐牢(哭)。

记者: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很沉重的教训吗?

陈某:非常沉重,非常沉重(抽泣)。

信息时报记者 何小敏 通讯员 林晓佳 李易蔓

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编辑:Cateran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信息时报其它文章

信息时报
信息时报

最新文章

推荐作者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