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都头条

辞职市长拟获省里表彰,曾因光脚坐火车站走红!

更新时间:2019-05-14 12:40:04    来源:《决策》杂志    手机版

辞职市长拟获省里表彰,曾因光脚坐火车站走红!

《决策》杂志 2019-05-14 12:40

5月13日,由四川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四川省委宣传部共同开展的“四川省优秀退役军人”学习宣传活动对遴选出的29名全省优秀退役军人进行了公示。

决策杂志(微信ID:juecezazhi)注意到,自称“馆奴”的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榜上有名。

他当过兵,曾任地方副市长,辞职下海开发房地产身价过亿,“散尽家财”开博物馆,还因一张“光脚在火车站席地而坐”的照片在网络上走红……62岁的樊建川身上有很多“传奇”故事,但他的梦想是“希望有生之年,能建100个博物馆,把它们留给后人。”

樊建川

从军人到常务副市长

作为“四川省优秀退役军人”候选人之一的樊建川,不仅自己当过兵,其父樊忠义也是一位抗战老兵——13岁参军,参加过开国大典检阅,还赴朝3年抗美。

樊建川出生于1957年9月,高中毕业就下乡当起知青,任民兵连长、团支部书记。1976年到部队,因为“打二锤(手抡钢锤敲击钢钎打炮眼)”、学雷锋、搞宣传表现突出,被评为全师标兵。

1979年后,樊建川考入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由士兵考入军校的大学生。

毕业后,他进入医大任教,在教书的8年时间里曾冒生命危险,扑救过一个错扔手榴弹的战士。

1988年初,樊建川转业回出生地——宜宾(当时是县级),从政策研究室干事做起,一直到市常务副市长。当时,他才34岁。

为亲身体验市场经济,樊建川参与了一次夜市摆摊活动,当时在宜宾市引起一阵轰动。这次体验让樊建川重新认识了市场经济。就在即将升任市长之际,他主动辞职,下海经商。

醉心收藏的房地产商

1992年,樊建川提出辞职,次年正式离开。后来,樊建川说自己辞官下海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穷”,“虽然是常务副市长,月工资也只有200元,同年我到成都打工,第一个月工资就有5000元了。”

按说,在上世纪90年代初,200元工资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之所以窘迫,是因为一个特殊的喜好——收藏,9岁起就开始收集抗战藏品

每次上街,他的眼睛就直溜溜盯着抗战时期的破铜烂铁;每次去老村、老宅,他就像个拾荒者,忍不住上前扒拉一通。一家人逛街,答应好给妻子买裙子,结果半路看到抗战时期的勋章,他扭头跟妻子说:“先把钱借我,下次再给你买裙子。”

用樊建川自己的话说,“经历过物资匮乏年代的人对收藏有一种特别的‘癖好’”。樊建川从小就对战争有着天生的关注,将抗战文物作为收藏对象,也是缘于自己的抗战情节。

一旦有值得收藏的抗战文物,樊建川总会迅即行动。有一年,北京一家拍卖公司准备拍卖一批珍贵的抗战史料,其中有日军投降时的系列机密公文。抱着绝不让日军侵华“铁证”外流的心态,樊建川急忙赶赴北京,最终将它留了下来。还有一次,他在塘沽看到有人正在砸碉堡,就问了问施工人员,一听说是抗战留下的,他赶紧付钱,愣是把50吨的碉堡从塘沽运回四川。

1994年,醉心收藏的樊建川没钱了。为了继续,他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和朋友办起房地产公司。一个地产大鳄,就此诞生。到了2003年,他的公司在四川排前五名,身价数十亿的他排在福布斯中国300多位。

上述成功,对樊建川而言,意味着自己终于有足够的钱来大量收藏文物,有条件建博物馆了。于是,人们吃惊地看到,这名地产商人一口气卖掉名下建筑、房产、加油站,筹钱办起私人博物馆。

身边朋友听说后,都急忙苦劝他,“要让一个人完蛋,就让他吸毒;要让一个企业完蛋,就让它建博物馆!”但樊建川说:“四川有两千家房地产开发商,少我一个没关系。中国13亿人,12.5亿都该过平淡正常的生活,但也该有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我就想做一个敲钟人。”

“馆奴”和“负翁”

从2005年位于四川成都安仁古镇的建川博物馆开馆算起,近15年间,樊建川光是给博物馆购买藏品的资金就超过20亿元。在建博物馆上,樊建川从不吝啬。

樊建川在老兵手印广场

到2018年11月,樊建川已经建成了大大小小50多个场馆。而且藏品数量多,达800万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就有400多件。这在民营博物馆是非常少见的。

其中有一座汶川大地震纪念馆,正是以11年前那场人间灾难为主题。在博物馆的各个展厅里,冲锋舟、大型挖掘机械、“背妻男”所骑的摩托车、救灾失事直升机残骸……再现了抗震救灾过程中一幕幕感人至深的场景。

汶川大地震纪念馆

在这些博物馆中,樊建川最不愿去的,就是“战俘博物馆”。 这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为战俘修建的博物展馆。樊建川说:“因为觉得做俘虏是个污点,这些人一生可能就一张照片,那就是被杀之前日本人拍摄的,他们死了,亲人还不敢说,这是个几百万人的大群体啊!就这么被忽视、被遗忘了!想想就让人心酸。”

樊建川曾在日本买下市面上所有的战俘照片,将它们带回国建馆。在战俘馆曲折的回廊里,无数流亡异乡的忠魂得到安放,那一张张黑白面孔,记录的是中华民族的血泪。

以色列驻华大使进馆参观后,为樊建川写下一段话:“这是一个平凡的人,干了一件伟大的事,他留住了一个民族的苦难。”

战俘博物馆

2017年8月,樊建川两张“席地而坐”的照片在网上火了。照片中,樊建川穿着一件印有“戎马边疆”的军绿色T恤,半靠在墙上,凉鞋一脱,包往胸前一放,眼镜往头上一推,看起手机。两张照片被冠以“亿万富翁‘沦落’火车站”、“亿万富翁火车站候车为哪般?”等标题——樊建川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上了头条。

樊建川在火车站席地而坐

“那天,重庆巨热,我在工地处理完一堆事情,体恤都湿透了,到了车站,见地下一层人少又凉快,就席地而坐抓紧看微博,随行人帮助拍了,于是……就……”樊建川在微博中解释到。但其实对他来说,这样的照片,这样的席地而坐,就是日常。“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生活要求不高。出行是高铁二等座,住的都是商务快捷酒店。我的钱都投在博物馆了。所以,我不是富翁,是‘负翁’啊。”樊建川说。常一起工作的四川省建川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刘荣华也说,平时,樊建川都穿几十元一件的文化衫,抽二十几块钱一包的烟。

就是这样的“馆奴”、“负翁”,2007年12月,樊建川进行了遗嘱公证,决定死后将估值高达80亿元的博物馆全部捐给国家。

很多人简直不敢相信:“你也太了不起了,80个亿就这么交给政府”,他说:“不是我了不起,我仅仅是做,做算什么啊?让博物馆一直存在下去,才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我只花了几十年的时间而已,但保存,就要几千年!”

樊建川发自内心地期望,这些珍贵文物可以被好好照顾,因为这是历史的见证:“一个人要成长的话,你的记忆一定要健全,一个民族要成长,记忆也一定要健全。”

“我觉得我能够成为所谓的‘富豪’,是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的钱财。所以我一直认为,我积聚的这些钱财,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我愿意把它做成博物馆,捐给国家。”

--END--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

长安街知事、创业邦等,图源于网络

编辑:胡心玥 / 审稿:王运宝

转载请注明来源

大家都在读

你在看吗?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决策》杂志其它文章

《决策》杂志
《决策》杂志

最新文章

推荐作者

换一批